社交恐惧症+半吊子英文如何在新西兰职场立足?

2021-11-24

  在观望了隔壁澳洲封城两个月,日增几百个病例之后,新西兰也终于因为一例delta社区感染病例迎来了第三次最高级别的lockdown。

  幸好最后一天在办公室,我把给各个杂志编辑送出去的小礼物都让滴滴司机一家家地送了出去。

  作为一个社交恐惧症患者,带着蹩脚的半吊子英文,没想到有一天,和不同的人搞好关系,成了我的工作KPI之一。

  陈先生说羡慕我,工作常常可以到处蹭饭。而我却说羡慕他,可以每天在家办公,还只用工作四小时。你看,这世界上就没有完美的工作。

  作为一个内向型的人,我在国内银行的时候却是靠销售业绩赚80%的工资,作为一个英文不好又不喜欢社交的人,在新西兰的工作却是每天和各种第三方公司及内部员工沟通,组织活动、参加活动等社交性的事物。

  有时候你不享受的事情,不代表不擅长。就像我给很多客户做Luxx内在动机分析的时候,都会发现他们不喜欢的事情,其实可以比别人做得更好。

  天生喜不喜欢是一回事儿,但后天培养的能力是另一回事儿。但凡通过后天的努力提升技能,随之能获得成就感或满足感,就算不喜欢这件事情本身,也会喜欢做好这件事情带来的感觉。而这种感觉才是促使自己去做一件原本不喜欢的事情更深层次的原因。

  以前在洋人公司做中国市场的marketing的时候,我的工作涵盖了市场、销售、公关、运营、策划、客服、文案、售后……等等杂七杂八的活儿。做代购也是一个人经历了调研选品、电商运营、社群运营、促销设计、直播带货、售后服务等等。加上做自媒体,几乎把国内的各个平台都摸索、尝试了一遍。还在知识付费的风口浪尖,自己一个人鼓捣了一期线上课程。

  尽管人在新西兰,但我的注意力却都是跟着国内的趋势走着,因为我的主业毕竟是做中国市场,而中国市场的瞬息万变也确实更有趣,我谨防着自己因为人在国外而变成一个跟不上国内节奏的土鳖。

  后来,我发现我的工作不过是在不断地重复自己已经熟知的任务。既没有成长,也没有机遇。对于很多新西兰的小公司来说,他们根本不懂什么是中国市场,以为随便找一个会说中文、会玩小红书的人就可以做中国marketing,而你辛辛苦苦写的文案,老板也看不懂,更无法去衡量你的工作价值。简而言之,在新西兰做中国市场的门槛太低,鱼龙混杂。当我可以在业余去接$1000一篇的文案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不需要在这个行业用工作去证明自己了。

  资本家的招聘策略是用最小的成本招一个成熟可用的人才。而我的打工目标是永远去学习和尝试不熟悉的领域来扩大自己的生命维度。在职场上,我最大的优点,大概就是顺势而变、迎难而上。

  作为一个在海外定居的华人,社交恐惧症不是什么问题,最大的问题还是文化和语言的不适应。而这种不适应不仅会造成生活上的困难,更对职业发展和内心的归属感、认同感有着非常大的阻碍。

  老实说,我是一个喜欢中国文化的人,语文成绩一直是我的强项。曾经想读汉语言文化,成为一个作家。我对国外的历史、文化、音乐、电影,都不是那么感兴趣。

  出国以后,我依然用国内的社交平台,关注着国内的八卦新闻,听着中文歌,看着国产剧。尽管我也尝试强迫自己去看新西兰本地新闻、看美剧英剧、读英文书、听英文播客、玩Instagram和Facebook,但很快就不了了之。

  在逼自己学习英文和外国文化无果之后,为了让自己能够融入异国他乡、心有居所,我只能用工作来强迫自己硬着头皮上了。

  我从中国市场转岗开始做新西兰市场。尽管我知道新西兰这样一个只有四百多万人口的小国家,市场机遇远远不及中国,但如果有公司能仅靠本地市场存活,那就说明它依然有潜力,至少能让我学习新的东西,了解更多本地的文化。

  新西兰市场也确实很“单纯”。国内的纸媒都早就死翘翘了,新西兰的主流媒体依然是杂志。国内的各个社交平台都在用差异化抢占资源,新西兰的主流社媒还是只有Instagram和Facebook。国内的抖音和直播带货都已经过了风口期了,新西兰才刚开始引入Tiktok营销,而直播还没兴起。国内的KOL/KOC都成老掉牙的营销手段段了,新西兰还没有成熟的MCN公司。

  按道理说,做新西兰市场相比于中国市场应该是一件更容易的事情。但我发现,我永远迈不过去的坎,就是我的半吊子英文。比如我知道如何写一篇中文的软广,但我却不知道怎么用准确的英文写一篇文章。比如我知道如何玩转中文社交媒体、社群运营,但我却不懂英文媒体的表述和用户的痛点。

  很多人以为我的英文很好,但其实我的词汇量可能不足六千,口语的语法时态乱七八糟,发音也是典型的中式发音。我是如何在洋人职场中存活下来的?全靠脸皮。不是美,而是厚。

  新西兰作为一个移民国家,没有人在乎你的口音标不标准,甚至很多老外即便英语是母语,但因为来自不同的国家地区,文化背景不同,所以有些时候老外和老外之间也会有听不懂的时候。我发现中国人和其他国家的移民在英文上的最大区别就是,我们总是不敢开口说,不敢表达,也不敢问。说白了就是脸皮太薄,生怕被嘲笑、被歧视。

  因为我的工作不仅要和公司所有的洋人同事合作,同时还主要负责和外部第三方公司沟通。每天几十封邮件来来往往已经练就了我的英文邮件表达能力,而每天各种会议也让我不得不用我仅有的词汇量准确表达出我的观点,甚至是在意见不合的时候跟洋人同事据理力争。我尽量让自己多和洋人同事沟通聊天,一段时间之后,我发现我的词汇量和语法时态可能没有很大的进步,但口语流畅度提高了很多,听力更是突飞猛进。

  在这个过程中,从来没有人因为我的英文不够好而歧视或排挤过我,我也没有因为英文水平的问题影响到工作。

  只要脸皮够厚,没有搞不定的事。一开始我也会各种担心,但我发现只要你相信自己可以,你就可以。

  尽管日常沟通完全没问题,但文化还是一条很难跨越的鸿沟。如果我的英文能够像母语一样,那么我的工作肯定可以做得更多、更好。

  因为我本身很宅,又不喜欢主动社交,导致我有时候不得不强迫自己去参加一些活动,为了能够练一下英文或者拓宽一下社交圈子。但还好在新西兰,这些都是我可以选择去做的事情,而不是被逼着一定要去做的事情。

  从小学开始学英语,现在都人到中年了,一定有很多人跟我一样,尽管尝试了很多办法,但除了应付考试以外,很难坚持地刻意学下去。学英语这件事情,就像很多我们希望自己可以培养的业余爱好一样,总是半途而废。因为它本身就不是一件你“必须”去做的事情。即便英文不好,在新西兰也可以混华人圈,也可以过得很好。除非你像我一样,先逼自己走出舒适圈,换一个不得不靠英语生存的职业环境。

  其实我觉得社恐和英文,都不是问题。如果宅在家里,追着国产剧,刷着微博抖音,和一群同胞一起工作,混熟悉的华人圈子,你能过得很开心、很舒适,为什么不呢?

  生活已经这么难,让自己舒服快乐才是最重要的。只不过,我可能更贪心一点点。



澳门全年开奖结果,澳门彩今晚开什么号码,澳门彩开什么号码,查澳门六合天天彩现场直播,澳门彩资料大全澳,118186m澳门开奖。